“你心里裝著群眾,群眾心里就裝著你”
——兩江新區邢家橋社區黨委書記謝蘭的自述

10月29日,兩江新區人和街道邢家橋社區,謝蘭辦公室的水壺里正熱著居民送來的中藥。

6月26日,謝蘭(中)正在辦公室調解社區居民的房屋整治問題。(兩江新區宣傳部供圖)

十月二十九日,兩江新區人和街道邢家橋社區,工地上工人正在清理垃圾。本版圖片除署名外均由記者龍帆攝

  結合自己的工作給大家講幾個故事吧!我們在“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”主題教育中,圍繞“守初心、擔使命、找差距、抓落實”這十二個字開展工作,重中之重就是在“抓落實”上。

  “看到老百姓苦,我的心很痛”

  我們邢家橋社區老舊房的整治工作真是不容易。作為片區最早開發的“農轉非”社區,當年大伙兒搬進來時高高興興、歡歡喜喜,因為住進了“新村”。可如今的“新村”房子破爛不堪,有的甚至要打起雨傘上廁所,人都沒有辦法在里面多蹲一會兒。社區居民居住條件真是亟待改善。

  萬年二支路32號5樓一戶人家,開發時家里3個人,分的兩室一廳。如今6個人,父親是保安,母親是清潔工,媳婦又沒有工作。一家人擠在這個破舊的房子里,所有墻面都已浸泡掉落,一下雨漏水,他們就跑到社區來:“書記,怎么一回事兒嘛,漏得不得了,你趕快去幫我整嘛,讓我有個地方住,沒得辦法呀。”每次來辦公室都是苦苦相求。轄區1.3平方公里4523戶11164人,雖然地方小但人很多。看到老百姓苦,我的心很痛。

  “為民服務解難題”是主題教育的目標之一,需要真真正正地去做工作,我們邢家橋社區的難題在哪里?就是安置房整治。起初,老百姓來反映問題的時候,他們很想整治,這是他們的揪心事、煩心事,老百姓急切的想法就是讓我們去改造。等整治方案下來了,他們又不干了。他們說:“你們這是面子工程。”我們不斷地向上級領導要政策。工作相當的難,好多居民不支持,最大問題是不信任。

  有些不理解的居民說:“整治,你們居委會不曉得要搞好多,錢進了你們的腰包”。其實我做這個工作工資是2566.53元,我不做這個工作還是這么多工資。也有居民說:“這個工程做下來,這么多的錢,攤到每個居民家20萬元。”很多居民因此都不同意整治。針對這樣的僵局,我們社區干部分成三組對488戶居民挨家挨戶地走訪,我們開大會一遍一遍地宣傳,讓488戶1422位居民都了解政策,有部分居民理解了,但仍然有部分居民不理解,遇到這種情況怎么辦?還得家家戶戶做工作。

  “群眾對我的情,真的很深很深”

  當醫生檢查出病是肺癌時,我問醫生:“肺癌沒什么吧,做完手術就沒事兒了,你幫我安排在4號做手術,休息兩天,正好清明節后就回去上班。”誰知手術下來在重癥監護室住了3天,7號出來我第一個電話打給了我們主任,問:“現在工作進展怎么樣?”她說:“還行,沒事,你別擔心。”12號出院回家后,我每天跟同事電話溝通,手機工作群一響,馬上去看。心想,我是書記,我的職責還在。老百姓非常信任我,我是這個地方土生土長的人,很多老人是看著我長大的,我去了,他們才踏實。

  我們的班子也很辛苦,同事姚紅梅生病了,需要輸液,都是晚上抽時間去輸液。我們每天在工地上奔波,白天去工地前是一頭青發,從工地出來就變成了“白毛女”。我生病的時候,還沒有拆線就到了辦公室,迫不及待地想到工地現場去,沒想到群眾在樓下站起了一堵人墻,堅決不準我去施工現場,他們都說:“你回去、回去,這個工地上有很多很多的灰。你有啥事告訴我們,我們去落實。”群眾對我的情,真的很深很深,所以我沒有辦法放下這個沒有整治完的工作,因此我來了。

  在工地上走得太多,傷口裂開了,我又回到了醫院,醫生告訴我:“你怎么這么不小心?”我給醫生說:“真的對不起,你輕輕地給我縫針吧,你縫針的時候是否可以給我多打點麻藥。”醫生說:“我會給你打的,如果再縫針就不像做手術那樣了,那種痛你自己可以體會到,撕心裂肺的痛。”

  回家后,我的老師也是我們的老書記鄧美清堅決不準我再到現場去,也不讓我來單位上班。她說:“你實在放不下,就上午來上一個小時,下午來上一個小時,了解一下情況就可以回家了。”我說:“不行,當我走到辦公室的時候,老百姓會一波一波的來找我辦事,我也很樂意做事。”說心里話,我是一名共產黨員,當我舉起右手宣誓的時候,我就要記住隨時要踐行自己的使命。

  “工作是靠磨下來的,很多人是被我感動了”

  這個工作是很難,再難我們要去磨,我們這個班子一群人去磨嘴皮子、磨耐心、磨耐力。在這個工作中,我以身作則,他們有的一直不支持,看到我生了病還是在為他們做好事,他們就支持我了。

  居民給我打電話半天才能說到主題上,把我的祖宗“問候”完了,那個時候你不能冒火,一天最多時電話要接100多個,當時很心酸,也只有不斷地磨。磨磨磨,磨下來之后,更多的人是被我的精神感動了。記得有居民在整治搭架到他的住房時端大糞來,說:“我不同意整治,你們非要整,我就把大糞送給你們。”當時的場面有點傷感,有不少老百姓就站出來制止,才沒有把大糞端上辦公室。最后我也去找他談心說:“你怎么能這樣做呢?”他說,“我就是不同意整治,你如果不能達到我的要求,我就不同意整。”“所有的工作就只有一個標準,如果在你的問題上給你答復另外一個標準,那么我既對不起領導,也對不起其他的老百姓。”我爸爸80多歲,是老基層干部,也不斷地給他做工作,最終工作還是做通了。

  整治工作中,我要感謝我的領導們,他們一次一次在后面給我打氣;我要感謝我的同事們,在我生病之后讓我少做事,去現場的時間相對減少。到后來就是老百姓吃“點餐”了,“要謝書記過來親自給我表態”的時候我才去現場。

  “整治后居民臉上的笑容,讓我感到快樂”

  我最對不起我爸爸,這次我生病住院,我爸爸一個人跑到醫院來,跟我說:“你怎么這么多災多難,你生病了,怎么沒有去看醫生?”聽到這話,我心里很痛。我說:“我自己能好。”最后我爸爸硬要塞給我2000元錢,我怎么都不要,爸爸說:“你拿著吧,我還有錢。”我還給他,他又從兜里拿出錢來,拉扯了許久。我覺得忠孝不能兩全,在工作上我想到的更多是為老百姓做事,做實事、做好事,但是我忽略了我的父親,很多時候他一個人在家里,我和他相隔一條馬路居住,但是很少去看望他,就是逢年過節的時候去看看。想起之前社區沒有整治的時候,我抽空就會帶他去釣魚,我感覺很對不起我的家人。

  這個工作雖然有很多苦,我還是收獲了很多快樂,看到整治后居民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,讓我感到快樂。他們有的現在還不同意整治、不相信整治,等整治過后,我相信他們一定會發自內心地說這個比以前好。我們一區做下來之后,老百姓真是這樣說的,比以前好,住得很舒服。

  我生病后老百姓給我送藥,而且送藥人有10個以上,他們每天從不同的地方給我找草藥,不管路途有多遠。藥找回來后還給我熬好,上午端兩瓶、下午端兩瓶。

  這個工作很難,讓我整夜都睡不好,我經常在半夜兩三點醒來,看著天花板,我的眼淚情不自禁地往下流,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會流,也許是想到工作的難、老百姓的不理解,更多的是想到了我的家人。剛開始時,舊房整治的支持率不是很高,但是從23%到70%多,再到現在的98.4%,大多數群眾已經支持整治工作了,整個工程已經全面啟動,“明年春節讓老百姓搬回家過年”應該是沒有多大的問題,我們會向著這個目標去努力。

  我最大的體會是,當干部,做社區工作,你心里裝著群眾,群眾心里就裝著你,再大的困難也不算困難。

[打印]

[責任編輯: 石柱張俊杰]

腾讯彩票充值500